购物车 (0)  
亲,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~
去购物车结算
通化盛吉信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Tonghua Shengjixin Biotechnology Co., Ltd

酒泉

  从前,在长白山下,有一个烧锅的,姓李,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这个头顶长疮脚跟冒脓,坏透了的家伙,平日里抬粮放债,大斗进小斗出,不知道祸害了多少穷人家。人们都管他叫了二绝户。李二绝户就靠这样的剥削穷人,越来越肥,穷人们可连骨髓油都快叫他榨干了。

   村子里有个小孩叫张小,从小没妈。他爹给李二绝户扛大活,累坏了身子骨,瘫倒在炕上不能下地。李二绝户一看张小他爹不能给他干活了,就叫张小上他的烧锅来干活顶债。这时候,张小才十二、三岁。

   李二绝户哪能把张小当人看待。白天,不给他吃饱,下晚,不让他让回家,连个睡觉的地方也没有,只好蹲在外边一棵大柳树底下过夜。

   有天夜里,乱着大风。张小白天挨了李二绝户一顿鞭子,深身火辣辣地痛,天又冷,冻得睡不着觉。他想起了爹瘫在炕上没人侍候,李二绝户又是出口就骂,扬手就打,这日子可啥时候是个头呢!想着想着就呜呜地哭起来。这哭声让大风一刮刮到东砬子上,给一棵棒槌听见了。她心里纳闷:三更半夜的,是谁哭的这么伤心,我得去看看。棒槌一摇榔头,变成了白胡子老头,拄着拐棍就下山了。

   老头到来一看,原来是个孩子在大柳树底下哭。他走到张小跟前问:“你是谁家的小孩儿,是不是上山砍柴,因为贪玩回家晚了,挨了你爹妈的打?”张小不签言,还是哭。老头又问:“再不你是个猪倌,把东家的猪丢啦?”左问右问,张小还是一门哭。这可能给大伙消灾除难。你有啥伤心事,尽管对我说吧!“这么一说,张小果然不哭了,他抬头一看,眼前站着个白胡子老头,上下一身青,白头发白胡须,脸上红朴朴的,满面笑容,一看就知道准是个好心人,张小就一五一十地把他爹怎么有病,他又怎么给李二绝户顶债,连白天挨打的事全都说了。白胡子老头一边听边生气。老头说:“孩子,你别愁,你爹的病,用人参酒一治就好。李二绝户我也能治服他。到了七天头上,你去东砬子上找我吧!”说完就不见了。

   第二天傍晚,张小和一些伙计正在晶房里紧忙活,李二绝户守着看出酒。就在这工夫,房门吱呀一声开了,进来一个白胡子老头。他穿着一身青,笑咪咪的满面红光,嘴里一边念叨着“辛苦啦!”;一边摸起个大海碗,接了满满一碗老白干,咕噜一声喝进肚。接着,第二碗,第三碗……喝起来没个完。张小一看,这不就是昨天夜里那个白胡子老头吗?因为李二绝户在旁边,张小没敢吱声,心里暗暗高兴:喝吧!老爷爷,把烧锅的酒都喝干,看他还怎么叫我干活!

   李二绝户看老头这么能喝,心痛得不了得。可那时候晶房里有老规矩,淌酒的时候,不管是谁赶上了,都白喝。要是不让喝,过路神仙一见怪,酒就不淌了,李二绝户干生气,不敢说个不字。

   白胡子老头一连喝了二九一十八碗,道了一声谢就走了。

   第三天,白胡子老头又来接酒,眼瞅着喝了三九二十七碗,点点头又走了。李二绝户心痛得象割下他一叶肝似的。

   第四天,李二绝户想出了个道眼,在半夜时候出酒,心想这回可躲开白胡子老头了。    哪成想到淌酒的时候,他又来了。李二绝户平时哪吃过这样的亏,立时心生一计,他心里生气,面带笑容,凑过支说:“老哥哥,喝吧,酒有的是,来!”他故意把三碗醉倒人的好酒,给老头倒上一碗,想把他灌醉。老头瞅着二绝户微微一笑,接过酒来就喝,就这样一气喝了个四九三十六碗酒,还是面不改色,老头用袖子抹抹嘴唇,说声“谢谢”就走了。

   第五天喝了五九四十五碗。第六天喝了六九五十四碗。

   到了第七天头上,天刚麻麻亮,张小想起老头的话,就往东砬子跑。一出村,老远就闻到一股酒味,听到哗啦哗啦泉水的声音,他到砬子根下一看,溜光水滑的砬子尖上,长着一棵大棒槌,通红通红的籽,紫微微的梗,让风一吹,颤悠悠的。它的须子紧扎在石头缝里,那股泉水,就顺着棒槌须子从石头缝里往下流。他用手捧起泉水喝一口,这哪是水呀,明明是酒哇!这酒一喝下去,浑身立刻不痛了。这不是老头说的人参酒吗?他赶忙跑回家去,把这件事对他爹一说,他爹说:“好孩子,那个白胡子老头一定是棒槌变的,你快去接人参酒,爹喝了病就好了!”等张小接来人参酒,给他爹喝上,还没到一袋烟工夫,他爹就能下地了。

   爷俩乐得象什么似的,张小扶着他爹,忙着到东邻西舍去把这事一说,一传十、十传百就传开了。

   这个烧锅的酒快叫白胡子老头喝干了。李二绝户这天正生闷气呢,大管家来告诉他说,东砬子出了个酒泉。他一听就跟大管家往外跑,到东山根一看,嗬!真热闹,全村的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提瓶抬罐的都接酒来了。

   李二绝户和大管家顺着后山爬上砬子一看,哪是什么泉眼,原来石头缝里长着一苗大棒槌,酒顺着参须子往下流,象泉水一样。李二绝户心里明白了,这是个宝参,要是把这宝挖回去,往酒缸里一放,酒就能不断流,不用开烧锅了,也不用再雇劳金伙计,那不就发大财了吗?!他越想越美,对大管家说:“赶快回去拿镐头挖这苗宝参。”

   不一会儿工夫,大管家扛着镐头跑来了。李二绝户连气也不让他喘一喘,就吩咐快刨。大管家举起镐头死命地刨下去,这一刨不要紧,只见石头冒出一片火星,火星落到酒里,就听“轰”的一声,冒起冲天大火,把李二绝户和大管家都活活地烧死了。

   火灭了,酒也烧干了,大伙爬到砬子上一看,那苗棒槌也没了。在长棒槌的地方却出一个泉眼,流出一股清凉凉的泉水,大伙就把它叫做酒泉。从那时候起,人们就用人参酒来治病了。


上一篇:  葫芦参
下一篇:  舅舅和外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