购物车 (0)  
亲,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~
去购物车结算
通化盛吉信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Tonghua Shengjixin Biotechnology Co., Ltd

大妞和二妞

  在很多年以前,船厂北门外有个姓史的大财主,对待穷人可蝎虎了。史家的大少爷叫史千,这小子更不是个东西,他有老婆孩子的,可总爱跟着别人家的大姑娘小媳妇后面转十人见了十人骂。

   有一年,史家遭了一场大火,房子财产烧得一干二净,老财主也被烧死了,就史千两品子逃了出来。大伙都说史家丧尽天良,理该落到这步下场。这话传到了史千的耳朵里,可把他气坏了,他咬着牙根说:“哼!有朝一日我发了大财,一定重整家业,非给穷猴子们看看不可。”他听人说长白山里有宝参,就想着去放山,兴许挖上一苗宝参,一下子就能发大财。于是他把老婆送到老丈人家,又从他老丈人家背了几斗小米进了山。

   史千头一回走这么远的路,背这么沉重的东西,压得他气都喘不过来,走几步就歇一歇,碰着“老爷府”又磕头又作辑,苦苦哀求山林老把头领他去拿大棒槌。

   史千在老林子里转了两个多月,大小棒槌没见一苗。有一天,他正坐在一个山梁上歇气,冷丁看见一个山嘴子后边闪过两个姑娘的身影。这两个姑娘都穿着红袄绿裤,头上插枝红花,长得都很俊俏,看样子象是姐俩。

   史千看傻了眼,心想,咋能和她俩说几句话呢?史千从小花花肠子多,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他大喊一声:“老虎咬人啦,快救命啊!”

   史千的喊声果然惊动了那两个姑娘,姐姐说:“二妹子,咱们去看看吧。”

   二妹子说:“大姐,听那人的喊声不象真有老虎咬他。”

   大姐说:“就你精灵,咱不能见死不救。”

   大姐拖着二妹朝史千奔来。史千见了两个姑娘,眉开眼笑地说:“多谢二位大姐救了我的命。”

   二妹子指着史千说:“你这个放山的,老虎在哪呀?”

   史千指指老林子说:“老虎见了你俩就跑了。”

   二妹子白了史千一眼,拉起大姐说:“走,咱回走吧。”

   史千眼看着两个俊姑娘走掉了,两只眼睛还紧盯着她俩的背影。两个姑娘刚爬上一个岗儿,一阵风刮来,把大姐头上的一个什么玩艺刮掉了。史千撵上去一看,是一朵火红的花儿。他啥腰把花拣起来,美滋滋地想,八成大姐对我有心吧?他拿着花儿,紧撵了几步,喊道:“两位姐姐,请站下。”

   两个姑娘回头一看,又是那个放山的。二妹子拉起大姐的手说:“走,不要搭理他。”

   史千急了,又喊道:“两位姐姐,你们丢东西了!”

   两个姑娘各自摸了摸身上,大姐“啊呀”一声,说:“我头上的红花没了。”

   史千笑嘻嘻地跑过去,一面毕恭毕敬地把红花送给了大姐,一面贱声贱气地说:“姐姐,您别忙走啊。刚才您救了我的命,我感激不尽,请告诉我,您家住哪,我也好去登门拜谢啊!”停一口气,双说:“我叫史千,是船北门外史财主的大公子,年方二十……”

   大姐见史千长得面皮白净,话说得甜,对史千有点动心了。她羞羞答答地说:“我叫大妞,这是我妹二妞。俺姐俩就住在山上的柳家屯,请问史公子到这深山老林里来干什么呀?”

   史千忙答道:“有人说我福大命大,特意进山来挖大棒槌,其实,我家里也不是缺钱花,我想……”

   二妞说:“你想什么?”

   史千说:“我想挖几苗大棒槌卖了钱,救济四方黎民百姓呀。”

   大妞听了信以为真。

   二妞忙拉住大妞的手说:“走吧,咱别跟他唠叨了。”

   史千见两个姑娘又要走,装出一付可怜相。“扑腾”跪下说:“两位大姐,俗话说的好‘救人救到底,害人害个死’。我出外放山两个多月了,也没开眼,你俩常在山里转,求你们帮我挖几根大棒槌,我下山以后,定给二位姐姐画个象,天天供在我家,一天烧三遍香,磕五遍头。”

   史千一番话把两个姑娘逗乐了。大妞真有点动心了。她把二妞拉到一边轻声说:“二妹子,我看史公子人长得挺好,心眼也不坏,我有心嫁给他,你看行不?”

   二妞把嘴一撇,说:“我看这人长个吹糖人的嘴,就是嘴甜。”

   大妞说:“你找女婿能找个哑巴?”

   二妞说:“好好好,我不管你。可你知道人家在家成亲没成亲?”

   大妞羞涩地推了二妞一把:“你去替我问问啊。”

   二妞说:“我不管!”

   大妞说:“好妹妹,你替我问一问吧,日后你也有求我的时候。”

   二妞想了想说:“好吧。”便走近了史千,问道:”史公子,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哪!”

   史千见大妞躲在一旁,心里早明白了个八、九,忙顺嘴编瞎话说:“我家只有一位六十岁老母,别无他人了。”

   二妞说:“你说的可是实话?敢对天发誓吗?”

   史千想,发誓又不是当真,怕什么?他连连说:“我敢,我敢,只要我说半句假话,叫我不得好死。”

   二妞说:“史公子,我大姐有意嫁给你,愿意吗?”

   史千乐颠馅了,忙说:“愿意,愿意,什么时候拜天地?”

   这时,大妞从树后走出来,说:“二妹子,今天就是黄道吉日。”

   二妞拧了大妞的胳膊一把:“你呀,也太性急了!好吧,你们两厢情愿,就由着你们吧。”

   史千跟着两个姑娘到了柳家屯儿,当晚就和大妞成了亲。第二天,史千对大妞说:“我出来两个多月了,老娘在家惦记着我呀,你快帮我挖几苗棒槌吧。”

   大妞说:“你忙什么,往后保准能让你挖着大棒槌。”

   过了几天,史千又催大妞。大妞只好找着二妞,把史千急着要挖参下山的事儿说了。

   二妞问她:“大姐,你看他靠得住吗?”

   大妞红着脸说:“我看他待我有情有义的,我寻思把房后大炸树下那六苗六品叶让他挖去,咱们跟他一起下山。听说船厂是个热闹去处,你在那儿也找个人家,咱俩就都有依靠了。”

   二妞说:“我也不怕大姐生气,姐夫来咱家的日子不多,咱又不知他的根底,不能让他把棒槌都挖走了,得先试探试探他的心真不真。”

   又过了一天,大妞就带着史千挖出了三苗六品叶。苗苗足有七、八两重,至少也能卖上几万两银子。史千把棒槌打好了包子,趁二姐不在家,就要下山。大妞拉住他说:“你别忙走,你走了我和妹妹咋办啊?”

   史千眼珠一转,说:“啊!我忘了告诉你了。我下山把货卖了,就记住两顶花轿把你和二妹子抬下山去,你看行不?”

   大妞说:“行啊,不过,得等二妹子回来你再走。”

   史千怕夜长梦多,满脸堆笑着说:“你看你,咱俩既然做了夫妻,你还信不着我吗?”

   大妞见史千真要走了,眼泪簌簌地直往下淌。她恋恋不舍 拉着史千的手说:“史公子,你可早去早回呀。”

   史千说:“你就放心吧,用不上半月我回来接你们。”说着,他背起背筐,头也不回地跑下山去了。

   二妞回到家,一看大妞哭得两眼象个大红桃子,忙问:“大姐,是姐夫欺侮你了?”

   大妞摇摇头说:“不,史公子下山了。”

   二妞说:“你怎么不跟他走啊!谁知他一走变心不变?”

   大妞望着大门口说:“他说半个月后就雇轿子来抬咱俩下山呢。”

   二妞望着大门口说:“那就等着吧,但愿他别把咱们给骗了。”

   半个月一晃就过去了,也没见史千回来;一个月又过去了,还没见史千的影子。二妞对大妞说:“大姐呀,史千是个坏了良心的东西,他把你炕了。”

   大妞一把捂着二妞的嘴,说:“不能啊,他对我发过誓说:‘海枯石烂不变心’。他会不会是下山以后被强人害了?”

   大妞越想越觉得史千八成是被人谋害了,所以终日哭哭啼啼,日子长了就病倒了。到了老秋,大妞一天不如一天了,临咽气的时候,他对二妞说:“好妹妹,我快不行了,等日后你能见着姐夫,就说我是为他死的。你若是真被人害了,你想法把我和他葬在一处。”

   大妞死后,变成了一苗枯黄的六品叶。二妞痛哭了一场,把大妞埋在房东山墙下边了。

   第二年,冰消雪化了,青草又发了芽。放山的又成君结伙地进山了。二妞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常到大林子里转悠。这一天,他遇见一个小伙儿,衣裳被树枝剐得破破烂烂,边走边喊:“把头—把头!”看样子象是“麻达”山了。

   二妞走近小伙身旁,问道:“你这个大哥,要到哪儿去呀?”

   小伙见有个俊俏的姑娘在他面前,羞得低下头,不好意思地说:“大姐,我是个穷放山的,麻达山了。”

   二妞又问:“你是哪的人?”

   小伙子说:“俺是船厂北门外六道沟的。”

   二妞说:“我向你打听个人。船厂北门外,有个叫史千的,你知道他不?”

   小伙儿说:“知道,知道,我叫李万,史千还是我的远房表哥呢。怎么,你认识史千吗?”

   二妞说:“我认识他,你知道他如今在哪呢?”

   李万说:“他头年放山挖了三苗大棒槌,卖了十万两银子,又盖房子又买地。”

   “他家里都有什么人呀?”

   “他老爹被大伙烧死了,只剩下他两口子了,听说,他发了财以后又张罗要娶小老婆呢。”

   二妞一听,肚子气得鼓鼓的。她心里骂道:“史千呀史千,你真是个忘恩负义的狠心狼呀!可怜我那痴心的姐姐枉送了性命,我非治治你不可!”二妞低头寻思了半天,对李万说:“大哥你另放山,我上山打柴碰见了三苗六品叶,你就挖出来带走吧。”

   李万摆摆手说:“不行,不行,我哪能凭白无故要姐姐的棒槌你能把我领到山外的道上,我就感恩不尽了。”

   二妞见李万挺憨厚老实的,打心眼里喜欢他了。她假装生气地说:“你不挖我碰着的棒槌,我就不管你了。”

   李万忙拦着二妞说:“好姐姐,我听你的。”

   “这就对了”二妞转怒为喜:“不过你得帮我办一件事儿。”

   “啥事儿,只要我能办得到的,我一定尽心尽力去办。”

   “你领我到史千家去一趟,行不行?”

   李万想了想说:“这个,倒不难,只是咱一男一女走在一起,不大方便吧?”

   二妞望着李万为难的脸色,笑笑说:“你别担心这个。你在头前走,我在后面跟着,不就行了吗?”

   李万没啥说的了,他跟着二妞在一棵红松树下挖出三苗六品叶,便领着二妞下山了。他俩在道上走了七天,才到了李万家。李万家一个人只住着一间破草房,他熬了点小米粥让二妞吃了,又领着她到了史千家。

   说来也巧,这天正赶上史千娶小老婆,门口有一帮吹喇叭的,还有不少看热闹的,只见史千披红戴花,骑着高头大马,可“扬棒”了。二妞从人群里挤出去,一把把史千从马上拽下来,骂道:“史千,你认识你姑姐姐吗?”

   史千一见了二妞,吓得脸变了色,白眼珠一翻腾就倒在那了。打这以后,史千就得了重病,家里又着了一场大火烧了个净光,不久就死了。

   二妞哪去了呢?有人说她跟李万过好日子去了,也有人说她又回来深山老林去了。


上一篇:  刺官棒
下一篇:  丁成挖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