购物车 (0)  
亲,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~
去购物车结算
通化盛吉信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Tonghua Shengjixin Biotechnology Co., Ltd

参姑

  很早以前,老白山下有一个小县城,叫甸子街。城外一所要庄里住着个叫石意的光棍汉。石意家从祖辈就是种地的。到了石意这辈,穷得更是缺吃少穿,父母都下世了,只剩下石意孤苦伶仃的光棍一条,种了财主的几亩兔子不拉屎的地,一年累死累活,打下点粮食还不够交租的。

  有一年,庄稼遭了旱灾,官家逼捐要税,财主催租讨粮,穷人的日子简直过不下去了。石意心里盘算,在家硬挺也不是个门儿。听说老白山上有棒槌,碰巧能挖上几苗,回来换点吃的穿的,岂不比在家挨着等死强得多!就东挪西借地弄了些小米,带着随手用的家把什进山了。

   石意在老林子里走啊走啊,不知爬了几道山岗,过了多少小河,可是边一根棒槌毛也没看见。

   一天,石意正在一条小河边拿火做饭,忽听得前边林子里有人喊救命,他顾不得腰酸腿疼,操起快当斧子就奔了过去。跑出不远就看见前面一棵大松树下,一个又高又粗的大黑暗子追着一个人,那个人吓得两手抱个脑袋,跟头把式地乱跑,眼瞅着快让黑瞎子逮住了。就在这紧要关头,石意一个高蹿上去,扬起斧子,冷不防地照准黑瞎子就是一家伙,只听“噢——”的一声,黑瞎子脑袋瓜开了瓢,立时倒在地上伸了腿。一看那个人,已经吓得瘫在地上,浑身直打哆嗦,他还在光等着挨啃呢,没成想有人竟把那猛兽砍死了。他心想是神仙来搭救他,跑起来朝着石意就磕了三个响头,嘴里还叨念着:“谢谢山神老把头保佑,谢谢山神老把头保佑!”石意赶忙走到近前,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,笑着对他说:“哪来的山神老把头,我也是放山的,咱们一样都是穷人。”那个人把石意从头到脚地好顿端详,看清了眼前站的确实是一个平常的小伙子,才定下心来,又千恩万谢地直作揖。

   原来这个小伙子叫王恩,家住在宽城子①,母亲早年病死了,父亲是全城有名的员外,因为家里遭了一场大火烧得片瓦不剩,考功名又没考上,没办法,听说老白山里有的是棒槌,他才来到这儿。

   两个人唠了一阵家常,王恩见石意这小伙子老实厚道,又看自己吃粮没了,就是挖不到棒槌也不能饿着肚皮出山啊!心里一核计,就满脸堆笑地对石意说:“救命恩人,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,不能同生,不能同死,咱俩就拜个干兄弟吧!”

   石意看他可怜,心想这么也好,结个伴多份力气,遇着什么事也有个商量,就爽快地答应了。两人折了三根草棍,插在石头缝里,一起朝天拜了三拜,又互相问了问岁数。石意向王恩磕了个头,叫声“大哥”,王恩忙拉起石意,也亲热地叫着“兄弟”。

   结拜以后,兄弟两个都有了劲头,收拾了一下用具,背起来口袋,又朝林子里走去。

   石意和王恩不知又走了多少日子,耳朵已能听到老白山尖上的“天池”水响,眼睛可以看见白云在脚下转游,可是路更难走了,山也更难爬了。他俩的脚已走出了血泡,手磨出茧子,米也快吃光了,可就是不开眼。王恩从小也没有受过这种罪,一看这情况,早就泄了气,这一天屁股坐在大石板上,就再也不愿迈步了。石意看他有气无力的样子,只好就地压垛子住了下来。

   第二天,外头下着雨,老林子里又阴又暗又冷森,树梢被风刮得呜呜直叫唤,怪吓人的。王恩赖在垛子里说什么也不愿动弹,石意只好一个人去压去。地上的青苔毛子和烂草滑得站不住脚,天上的雨水湿透了破衣裳,顺着肉皮往下流。冷得他直打牙梆子。石意也不灰心,手里紧握索拨棍,一对大眼睛瞪得溜圆,就连一根小草也不放过。走着走着,眼睛一亮,只见前面的石砬子下边站着一苗双胎六品叶,顶着通红通红的参籽,真稀罕人。石意愣了半天,也忘了喊声“棒槌”了,急忙跑到跟前,掏出红线和大钱把它拴好,用鹿骨钎子破了土,就仔细地挖起来。他费了半头晌工夫,才把这苗老大棒槌挖完,掂量掂量,足有八、九两重,托在手上,须子还拖拉到地。他剥下树皮仔细捆包好,乐颠颠地跑回垛子。一进门,只见王恩正在狼吞虎咽,吃着用最后剩下的一点小米做的干饭。王恩也没管这个,仍旧笑呵呵地对他说:“大哥,这回不用发愁了,我挖着了一个大山货。”王恩一听,扔下碗筷就把棒槌包接了去,打开一瞅,这苗大得出奇的棒槌把他吓了一跳,恨不能嗓子眼都伸出小巴掌来,忙说:“兄弟,昨晚我观了个好景,我知道今天能开眼嘛!”

   这一宿,石意睡得又香又甜,可王恩翻来复去闭不上眼。他暗自核计:这苗大山货足能卖几万两银子,要是都归我,可就变成大财主啦!

   天亮后,雨不下了,云彩散了,日头也出来了。石意看看米口袋里一粒粮食也没有啦,就到林子里采些蘑菇,熬了一锅汤,两个人填满肚子,便下山了。

   石意背着棒槌包子走在前面,王恩低头脑袋跟在后边,心里又翻腾起昨天晚上的鬼主意。他扭头一看,正巧林子边的山半腰上有个大石洞,直上直下的象一眼井,就对石意说:“兄弟,咱到那井边歇歇脚,我也渴了。”石意答应声:“好吧。”两个人就走了过去。王恩趴在洞口往下一看,黑乎乎的不见底,也不知道有多深,他赶紧缩回脖子,招呼石意说:“兄弟,你看这井里有没有水?”石意心实,没存想王恩打着歪主意,就把着洞口上的石头,伸着脑袋往里看。这时王恩在他背后猛一推,石意就头朝下栽下去了。

   王恩把石意推下石洞,背起地上的棒槌包子,撒腿就跑。

   话说石意被王恩一推,忽忽悠悠地掉到洞底,一点也没伤着。他仰脸朝上一看,可直了眼,看蓝天只有酒盅那么大,四外都是溜光的石头。要上去是妄想啦,他在里面急得直打磨磨,冷丁看到旁边有一个小洞。嗬!越往里走就越宽敞越亮堂,有山有树有花有水,和外边一样。他心里直纳闷,这是什么地方呢?忽听有人喊道:“大哥,大哥,快来救我!”石意随音一看,只见一条大花长虫紧紧盘着一苗出了土的大棒槌,这棒槌足有一人来高,叶子都发黄了,红籽也不亮了。他又四处一撒目,再没看到别的。石意已经明白,想必这个毒虫要祸害这苗宝参吧?他顺手从绑腿里拽出快当刀子,就向长虫奔去,那长虫噔着放光的眼睛,张开大口,一伸舌头,就把石意吹出老远。石意几次猛朴,也没靠到长虫跟前,把石意气得直劲跺脚,急得抓耳挠腮。这是宝参又说话了:“大哥,你兜里揣的法宝为啥不用?”石意低头一看,原来是兜里里的旱烟袋露出半截。这一下子高兴了,他听人讲,烟袋油子能够杀虫,为啥不度试!他忙掏出烟袋,照准长虫头扔去。长虫正张开大口要祸害石意,不料烟袋正投进它嘴里,一口就吞进肚子里了。不大一会,那长虫的骨头就脱了节,全身哆嗦着放了长条。

   石意看到长虫已经死了,刚转身想走,又听喊道:“大哥,慢走!”石意回头一瞅,大棒槌不见了,眼前站着个姑娘,浑身上下穿着绿衣裳,不肥不瘦正合体,圆脸上那双大眼睛水汪汪的,乌黑的头发上还戴着一朵红花,笑咪咪地瞅着他。石意好磨不开,脸都红到脖子根,憨厚地问道:“是你住在这里啊!还有什么要我帮忙吗?”

   姑娘说:“我名字叫参姑,原先住在天池边上,那毒虫老想害我,我只好藏西躲,最后搬到这个洞里,寻思这回他可找不着了。哪想到我正在河边洗衣裳,它又追来,没来得及脱身,就让他困住了,想困我七七四十九天,把我困死,好把我吃掉,它就能永远不死。”参姑讲到这里,感激地瞅着石意,又爽快地说:“幸亏你救了我,我也不回山了,就跟你去过日子吧!”小伙子听了是又欢喜又犯难,呆了老半天才搭言:“我家里穷得啥也没有,再说也出不了这个洞,怎么能行呢?”参姑又笑了,说道:“要是嫌你家穷,我就不吱声啦!出洞也容易,你快去把那毒虫的两个眼珠子剜出来,咱们就走。”

   石意按着参姑的话,拿着快当刀子,把那死长虫的两个眼珠子剜出来。两个眼珠子都象鹅蛋一样大小,一个发黄,一个发蓝,闪闪放光。石意把它揣在怀里,走回姑娘的身旁。只听耳边狂风直响,不一会,参姑说声“到家了。”他睁开眼睛一看,果然是回到自己的小草房里了。

   邻居们听说石意从山里回来了,还领了个好看的媳妇回来,都来贺喜。石意和参姑亲热地接待大伙,有说有笑,真象办喜事一样热闹。石意问大伙的日子过得怎么样,人们都七嘴八舌地诉说起来,一个后生道:“新来了一个县太爷,这家伙比蝎子还毒,就是一根骨头他也要刮四两油!”另一个又说:“咳!天一滴雨不下,庄稼旱得点把火就着了,光靠肩膀子挑水浇,是救不活啦!”

   参姑听说缺雨,又看到乡亲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样子,也跟着难过起来,她从针线包里拿出一包参籽分有大伙,并且嘱咐道:“这是水参籽,你们把它种到地里,庄稼就不会旱了,来年还能生长出棒槌呀!”大伙听了,乐得一蹦多高,也不唠嗑了,都跑了出去,把参籽埋在自己地里。

   第二天,参姑和石意下田干活,刚一出门,就叫邻导围住了,向他们直劲道谢。这个说:”庄稼不发黄了,变得绿油油的。”那个说:“地也不裂缝了,变得水汪汪的。”参姑也乐得闭不上嘴,和大伙一块走进田里。

   再说王恩抱着大山货,直接下了营口,卖了五万两银子。他一想,有了这么多钱,光做个财主不够味,就用这钱捐了下知县,回到甸子街当起县太爷来了。这一来不打紧,这个地方的老百姓可遭了殃,自己吃不上穿不上,还得用血汗供给这个县太爷

吃喝玩乐。他住的是花瓦楼房,穿的是水獭貂皮,吃的是山珍海味。喝的是人参汤鹿茸汁,只顾他享受荣华富贵,不管百姓死活。

   这一天,他骑着高头大马,领着一群当差的,前呼后拥地上城外打猎。他们不走大道,专门在庄稼地里扑蹬。走到石意的小草房门口,王恩睡见一个长得象天仙一样的媳妇出来泼水,他忙勒住了马,看直了眼。等女人转身进了屋子,他才象做梦刚醒似的,叫跟班的唤来地保,问他这是谁的家?

   地保赶忙回话:“这是石意的家啊!”

   王恩一听,吃了一惊,忙问:“他没死?”

   地保说:“大人,他从山里回来,还领个媳妇呢!长得象一朵花。”

   王恩想了一会,嘱咐道:“你告诉石意,就说知具王大老爷找他,叫他马上到府里去!”说完,也没有心思再打猎,领着喽罗们回了知县衙门。

   地保哪敢怠慢,到了石意家,把县太爷的话讲了一遍。石意不知怎么办好,直看他媳妇,参姑说:“你们从前虽是老朋友,谁知他现在安的什么心?去看看也好,不过多加小心,有事回来再核计。”

   石意来到知县衙门,把门的看他是个泥手泥脚的庄稼汉,不让他进去,瞪着眼睛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,来干什么?”

   石意生气地回答:“我也不知道来干什么,是王恩叫我来的。”

   把门的一听,连忙哈腰作揖,低声下气地说:“噢!是石大爷,小人瞎眼!小人瞎眼!”又忙叫跟班的禀报给知县大人,随后便把他领了进去。石意看到大厅上早就摆好了酒席,王恩满脸堆笑陪伴坐下,没等石意张嘴,他就胡说八道来:“兄弟,那天你不小心掉进井里,我在上边喊破了嗓子,又在井边哭了半天,寻思你不会有了,伤心拿着那苗棒槌,好不容易走到了甸子街,总算没有饿死。后来考了个两榜进士,才到现在这样。”说完用眼角看着石意的脸色,见石意没有多疑的样子,就试探着问:“兄弟,你后来怎么从井里出来的?”

   石意不会撒谎,就原原本本地把经过讲了一遍。王恩一听,真是喜上加喜,暗暗盘算:要是把这个人参姑娘弄到手,就是想成神仙也不难了。他这一高兴,好象自己真的腾了空驾了云,也不顾什么磕头的交情了,直接了当地开了口:“兄弟,你家的日子过得也挺难,多一口人就多一张嘴,我看不如把参姑送到我府上来,我给你十锭金子。”石意一听,心里明白了,真没想到王恩竟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,气得一下子站起来,大声地说:“快闭住你那喷粪的嘴巴!人穷志不穷,你就是拿出金山来俺也不要!”说完转身就走。

   王恩急眼了,也忘了称兄道弟了,忙叫当差的把石意拦住,拍着桌子喝道:“好,石意,算你小子有本事!”说着,用手往巨齿狼牙,立陡立陡的牛岭上一指,道::“限你今晚上,把牛岭上的九十九个山尖给我平去,要是办不到,明天就把你媳妇送来!”

   石意气愤地回了家里,邻居们听到信都赶来探望,参姑忙问:“啥事情?”石意对媳妇说:“王恩起了坏心,想要霸占你,叫我今晚去平掉牛岭上所有的山尖,不然明天就得把你送给他。”

   大伙一听,都气得挽袖子撸胳膊,说:“我们帮你平去!”

   参姑听完,不慌不忙地说:“谢谢大家的好意。石郎你把那黄色的虫眼拿出来,那是平山石,只要把它往山上一扔,多少山尖也能平了。”邻居们都高兴地散去。可石意却半信半疑的,心里老是不落实。好歹挨到五更,拿着“平山石”,来到城西的 牛岭下,一扬手就把它扔上山去。第二天一早,他高兴地跑进知县衙门,让王恩查看。王恩不看则罢,一看眼都气斜了,又对石意叫道:“这还不行!明天你得把马鹿沟里仙人泉水弄干,不然就把你媳妇送给我!”

   石意又气愤地走回家,邻居们知道信了,又赶来打听,参姑问道:“怎么样?”石意忙说:“别提啦!他还叫明天把仙人泉的水弄干,不然还得把你送给他。”

   大伙一听,气得擦拳磨掌,都说:“我们一起帮助你弄去。”

   参姑听完笑着说:“谢谢大家的帮助。石郎你把那个蓝色的虫眼拿出来,那是‘吸水丸’,只要把它扔进水里,就是大海也立刻会干。”邻居们都欢乐地走回家。第二天吃完早饭,石意拿着“吸水丸”走到城南边的马鹿沟,把手里的虫眼扔进去咕噜咕噜直往外冒水的泉里,一点不假,水一下子就干了。他乐得一口气跑回去报信。等王恩坐着轿到仙人泉一看,气得嘴都歪了。他心里寻思:这小子一定有宝,把人参姑娘抢到手,把宝贝献给皇帝,至少封我个当朝宰朝,我再把宝参一吃,就会长生不老!

   他想到这里,立刻露出无赖的架子,对石意说道:“反正,反正我要除掉妖邪,反就去抓你媳妇去!”

   这回,石意跑回家,告诉媳妇说:“坏了,那小子要来抢你啦!”

   邻居们一听,可都火了,一个个操起镐头铁铣,愤怒地大喊“叫他来抢吧,咱们和他拼啦!”

   参姑听了,皱一下眉头,思量了半天才说:“好吧!即然他不讲情义,咱们也不能等死。”转脸对邻居们说:“这回得劳累劳累你们了,求大伙从我们门口起,挖一条一丈深的大沟,一直通到大江。”邻居们一齐答应:“办得到!”就跑出去干了出来。真是人多力量大,不多工夫,大沟便挖成了。参姑又嘱咐石意拿过一个大碗和一把刀子,她把自己的胳膊刺破,滴了一碗血。石意心疼地忙拿白布给她包伤。参姑轻声地说道:“石郎,过几天我的身体就会复原,不用担心。你赶快拿着这碗到房顶上去,等官兵一进院,你把血向你们泼去就行啦!”

   石意点着头,急忙上了房顶。不一会,就看到王恩亲自领着一些手拿刀枪的狗腿子,连喝带喘地奔了过来,刚要进大门,石意就把血朝他们洒去,只见碗里涌出一道滚滚的大水,把王恩和狗腿子们一起冲进了新挖的大沟里,冲得他们鬼哭狼嚎地直翻个,一露头,就被站在沟两岸的邻居用镐头铁铣砸下去,一露头又被砸下去,一直被大水冲进了松花江。

   火红火红的日头在天上笑了,花草也都直点头,小鸟唱着好听的歌,参姑、石意和大伙一起,又在田里干活了。这回有了人挖的水沟,庄稼再不旱了,地里还长出了一片一片的棒槌,人们都勤劳精心地莳弄着它。

   后来,松花江里就出了一种又不好吃又难看的“七星鱼”,人们传说是王恩和狗腿子们变的。老白山下也有了家种的棒槌,人们管它叫园参。 牛岭就是现在的 牛岗,仙人泉就是现在的仙人洞。


上一篇:  边棍探山
下一篇:  刺官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