购物车 (0)  
亲,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~
去购物车结算
通化盛吉信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Tonghua Shengjixin Biotechnology Co., Ltd

边棍探山

  从前有个穷跑腿子叫张小六,他从十七、八岁就雇给一家财主放山,一直干了七、八年,棒槌挖的不老少,自己却没攒下几个钱。

   这一年,有人给张小六提了一门亲事,是本屯子老王家的姑娘。张小六满心愿意,两家商定好了八月十六成亲。

   张小六一核计,成亲没钱呀,他就串腾了几个人,一起去放一棍山。能挖几苗参,卖几个钱,好把媳妇娶到家。临进山那天,张小六没过门的媳妇和他说了半宿话,嘱咐他早去早回,千万别把喜期误了。

   张小六和伙伴们进了山,大伙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放山的当把头,选他当了“边棍”。这边棍就是贴在压山的最后边,别让放山的伙计冲出去麻达山。他们一伙放山的在山里转悠了一个多月,连一苗棒槌也没挖着,大伙儿愁得连饭也吃不进去了。

   第二天又上山了。把头对张小六说:“边棍呀,你今天好好把山探一探,碰着好草头,咱把山压得细一点。”“好吧!”张小六答应了。

   他们一上山,张小六就满山遍岭地找好草头。结果找了半天,他叫棍,听不到伙伴的回声了。这可咋办呀?天又黑了,也没找着回仓子的道。他有点心慌了。在大林子摸黑走了两个时辰,冷丁看着一个大院,门口坐着一个老太太。这时,他觉得又累又饿,想上前打听打听道,顺便要点吃的,便给老太太施个礼问:“老人家,您好啊!”

   老太太说:“好啊!快进屋吧。”

   张小六说:“不了,我是个穷放山的,走麻达了。您老人家能不能给我点吃的,要不,给我点水喝也行啊!”

   老太太说:“中啊!快进屋里吧。”

   张小六跟着老太太进屋了。这个屋子好阔气呀,跟大财主家的客厅一样。老太太给两个丫头使个眼神,两个丫头过来拉着小六说:“这不是新姑爷来了吗?快,俺姑娘正想见见你哪!”

   张小六忙说:“姑娘们,你们认错人了,我的媳妇是俺们本屯子老王家的姑娘,定的是八月十六成亲呢。”

   两个丫头抿着嘴儿笑着说:“没错,你看俺姑娘长的不仳你媳妇强啊?你若是同俺家姑娘成了亲,有吃有喝的。这儿还归你当家呢。”

   张小六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。老太太说:“罢了,新姑爷不好意思见你姑娘就算了,快摆上酒宴来。”

   两上丫头忙到厨房里端来好酒好菜。满屋子里都是酒肉的香味。张小六本来肚子饿了,他一见了酒肉,肚子就叽哩咕噜叫个不停,他本想拿起筷子吃一顿,混个饱肚子。转而一想,不中啊,吃了酒肉,不就承认是他们的姑爷了吗!不能吃,不能吃串联。他就放下筷子了。

   老太太在一旁有点生气了,说:“你这小伙子太不识好歹了,象你一个穷跑腿子的,找这么个人家的姑娘做你媳妇,恐怕是做梦也梦不着的好事呀,你寻思寻思吧!”

   张小六低头想起他和老王家姑娘的恩爱之情,就对老太太说:“老人家,您别生气,我真是有媳妇,象您老人家这样的人家,还找女婿还不容易吗?”

   想不到这句话把老太太说火,老太太变脸说:“我不管你有没有,你得当我家的姑爷,你原来的媳妇把她休了。”

   张小六见老太太副他,也动了气,说:“我宁死也不答应这门亲事。”

   老太太说:“好吧,我不管你答应不答应 ,明天是我订的好日子,你就得和我女儿成亲。”说完,老太太猛推了张小六一把,就出了屋。

   张小六怒气冲冲地走出了大院。他出了大门,回头一看,房子转眼不见了,眼前是五棵大杨树。他觉得这个事儿怪,放了七、八年山,也没碰上这么回事。他猜想了一阵子,觉得困了,就搂了几抱树枝 ,在树下打了一个小宿。

   第二天,他继续满林子找他的伙伴们。不知咋整的,他转了一天,又转到了这五棵树跟前了,他怕老太太再副着他与她女儿成亲,就早早地躺在树下睡着了。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他隐隐约约听到有吹吹打打的声音,爬起来一看,有一群人打着灯笼火把,抬头一顶大红轿子奔他来了。他有点慌了,这可咋办呀,这亲事是万万不能答应的。你吓得躲在一棵大树后边,大气儿都不敢喘。又过了不知多少时候,吹吹打打的声音远去。他从树后走了出来,见他睡觉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字贴儿,拣起来一看,上边写着这么几句话:

      东山草头王,

      试探你心肠,

      送上六品叶,

      换钱娶媳妇。

   张小六看完红字帖儿,心里全明白了,这里山里的棒槌精试探我的心哪!

   这时天亮了。他刚走不几步,眼前出现了通红的一片参籽儿,他一数,正好一苗大六品叶参,他喜得蹦着高儿喊了声:“棒槌!”

   “什么货!”远处有人接山了。

   他忙回答:“六品叶。”

   不一会儿,把头领着放山的伙计们跑过来了。

   把头老远就说:“张小六呀,你跑那去了,整整两天两宿呀,让我们好找。”

   张小六就把探山的经过和大伙儿说了。大伙儿都喜得不得了,一齐动手把人参挖出来,高高兴兴下山了。


上一篇:  棒槌雀和赶山王
下一篇:  参姑